中国书法名家艺术馆 主办 加入收藏 | 回到总馆
首页 > 诗文共赏 > 正文

书法:我生命中不可或缺之重
2012-04-18 17:27:05   来源:华商报   评论:0 点击:

多年以后的2011,被评论家张渝称为“从容的中年”——周伯衍收获了厚积人生的喜悦时分。年初,集纳了诗、文、书为一体的文集《跨界的体验》出版。六月,当选西安市书法家协会副主席。

  编者按
  
  多年以后的2011,被评论家张渝称为“从容的中年”——周伯衍收获了厚积人生的喜悦时分。年初,集纳了诗、文、书为一体的文集《跨界的体验》出版。六月,当选西安市书法家协会副主席。
  
  正如那本备受关注的书名——跨界的体验——一样,如果以传统的职业概念作为参照系,周伯衍无疑是个“奇怪”的个体——工程师、新闻记者、媒介运营者、MBA、建筑造价师、后勤管理者、书法家。他的身份超越了传统意义上的职业边界,并在各个职业之间自由穿越。
  
  在跨界时清醒,在跨界处创造,这中间本身就孕育着智慧的圆满和成就的殊胜。在众多书界大家、文化名流看来,周伯衍的书学成就基于绵远的家学传承——自幼便沿袭大师的路径前行,当下,他的书法作品多次入选中国书协和陕西省书协的展览,以及跻身西安市书协副主席,诸如此类,只不过是对他多年埋首躬耕、衔枚疾进的正常酬报。
  
  这是一个个体寻求归类,共性定义个性的时代,喧嚣而空洞。从1987年开始,周伯衍貌似遗憾地放弃了社会加冕的种种身份,一路抛掷各类头衔,呈现出一种反定位的淋漓酣畅的生命存在。事实上,周伯衍时刻有种和凯鲁•雅克一样强烈的“在路上”的瞬间感,尽管他认为自己跨界的脚步走得并不那么深远。毕竟,士不得不弘毅,任重而道远。
  我常年浸淫于浩瀚的“敦煌遗书”,漫步于十六国至五代宋初700年间,尤其是魏晋南北朝时期,静心赏析书体由隶变楷的全景图,心旌总会为之摇荡……
  

  书法:我生命中不可或缺之重
  
  文/周伯衍
  
  我热爱书法如同我喜欢晨浴一样,许多年以来从未间断过,早已成为一种习惯。书法,是我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。
  
  我醉心于书法,不仅是我童年就有此梦想,更主要的,是在这个喧嚣、功利而浮躁的城市里,书法真的可以带给我一份清凉,让我心如莲花。
  
  一位高僧曾说,他修行了30年仍烦恼不断,妄想不断,可见清修正果何其难哉。而赵州禅师“老僧只管看”的心态却给了我们有益启示。我多年浸淫于浩瀚的敦煌遗书,独步于十六国至五代宋初之间,静心赏析书体由隶变楷的全景图,那种快乐与满足只有我自己知道。
  
  我们学习书法,从“婴儿”的稚拙一路走到成人的“平正”,其实算不了什么,真正能达到庄老所谓的“能婴儿”,那才叫“升华”。而敦煌书法艺术,在魏晋南北朝时期一直保持着“能婴儿”的状态。而且,她是改良贴学求圆求法最为对症的药石,其线条爽辣銛利可破“圆”,“放逸生奇”可破“法”。
  
  你怎么能抵挡得了她质朴之美而不去为之陶醉?!

相关热词搜索:书法 生命中 不可或缺

上一篇: 夜读乐毅传有感
下一篇:最后一页